斯诺登是间谍?

  • 文章
  • 时间:2018-09-22 15:47
  • 人已阅读

泄密的人不是英雄就是叛徒,具体取决于秘密的内容和听到秘密的人的意图。2013年,爱德华·斯诺登获取并公布了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大量内部数据。他的崇拜者四处活动,希望奥巴马总统能在最后一刻赦免他,但唐纳德·特朗普表示处决他恐怕更合适。

2014年,资深间谍题材作家爱德华·杰伊·爱普斯坦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一篇引起争议的文章,建议换一种方式看待斯诺登:把他当成间谍。

现在,爱普斯坦完成了一部长篇巨著,详细阐述他的理论。斯诺登为人所知的是他透露NSA非法监视美国公民,但爱普斯坦表示,斯诺登实际上带走了近100万份与此无关的文件。他并没有将这些文件交给记者。这些文件后来怎么样了?首先,一个地位相对较低、没有太大信息获取权的国家安全局非正式员工是如何获得那些资料的?他为何选择在香港向全世界介绍自己,又为何在离开香港后一直留在莫斯科?

在《美国是如何失去自己的秘密的》一书中,读者能看到一个连贯一致的假设的轮廓。也许斯诺登不是俄罗斯就是中国或是两国共同安插在NSA的。也许在NSA工作期间,他还和其他尚未被发现的、同样服务于外国势力的内奸合作过。对于这些,爱普斯坦没有给出证明。本书是一块由猜测做成的非常松软的、颤动的金黄色蛋奶酥,书中满是匿名消息来源和假设性的语句,如“似乎可以认为”或“无需费力多想便可断定”。

有时候,爱普斯坦似乎非常乐于探索斯诺登一事中的一波三折,他的结论是:即便美国公众部分上是斯诺登泄密的受益者,俄罗斯却是最大的受益者,他认为俄罗斯肯定掌握了斯诺登从NSA拿到的所有材料。无论做出怎样的告诫,或者他是否有牢靠的证据,爱普斯坦希望给读者留下这样一种印象:斯诺登能留在俄罗斯,是因为用情报来交换俄罗斯对他的保护。

信息量太大,流动太自由,在曝光这场游戏中的参与者太多——政治活动人士、外国政府、骗子、自媒体人,记者难以担当信息披露的裁决者。如果社会上不再有一个值得信任的机构,也就是老牌媒体,来对过多的政府机密起到良性督察作用,那么关于哪些该是秘密、哪些不该是秘密的讨论,就会混乱许多。

长久以来,爱普斯坦一直反对让媒体成为揭秘事件中的关键角色,负责挖掘公众应该知道但没有被曝光的所有一切。这一次,他关心的似乎一半是斯诺登和报道他的记者之间的惺惺相惜,一半是NSA出现重大安全漏洞的原因与后果。在斯诺登事件中,决定哪些信息继续保密的既不是媒体,也不是国会、白宫或NSA,而是斯诺登。

上一篇:台湾成二手美国武器“回收中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