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受关怀的美国残疾者

  • 文章
  • 时间:2018-09-22 15:47
  • 人已阅读

看一部美国喜剧片,见一场空战之后,一架被击伤、尾部冒烟的飞机,匆匆降落到一艘航空母舰上,停在画有“坐轮椅者”标记的地方。航空母舰甲板上是不会画这种标记的,但幽默的影片编导却让观众马上联想到日常生活中到处可见的“坐轮椅者”,那个简单几笔却让人一目了然的标记。在美国,不论在停车场、楼宇入口处或男女厕所,往往都有这个标记,标志这个社会没有忘记残疾者,没有忽视有生理缺陷的人的特殊需要。

被社会重视的残疾者

在纽约这样的大城市,公共停车场的车位总是很紧张,但入场口那些标有“坐轮椅者”的车位往往还空着,一般人绝不会任意侵占。乘公交车上班的人总会担心上班迟到,但当司机为中途上车的坐轮椅者打开车门、延伸钢板、又帮他(她)安置好地方、把轮椅拴好固定的时候,大家都很耐心,谁也不会发出怨声。

笔者30多年前刚来纽约时,见人行道到了十字路口都会有个平缓的斜坡,因在北京、上海都未见过,所以开始不知其用途,后来才意识到坐轮椅者需要这样的坡道。笔者目前居住在曼哈顿一所公立小学附近,从周一到周五,每天都可以看见好几辆黄色校车把一批坐轮椅或拄拐杖的孩子送到学校,下午3点以后又把他们接走。

如今在美国,残疾人确实备受关怀,他们的物质生活和医疗保健受法律的保障。根据《社会保障法》,18岁或小于18岁、符合法律规定的“残疾儿童”定义的未成年子女,每月可以领取“社会保障收益”(SSI);自幼有残疾的成年人则可申请领取“社会保障残疾保险”(SSDI)。残疾人可享受名为“医疗补助计划”的医疗保险,有严重慢性病者还可享受名为“老人和残疾者医疗计划”的保险。

今天,在街道上,你已看不到像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使用过的那种最简陋的木轮椅,也看不到由腿残者自己转动轮子的轮椅,由政府免费提供的电动轮椅已能使他们比健康人行进得更快。在一些重要集会上,如美国总统就职典礼、毕业典礼,我们总可以看到有人站在醒目之处,用手语翻译讲话人说的话;在电视屏幕上,不论新闻节目或“肥皂剧”,我们都可以看到专为聋人播映的英文字幕。

笔者在哥伦比亚大学工作期间,新学年开学时,都会收到校方发给的一张校园图,纸张和图画特别精美,图上用黑线清楚显示一条条“轮椅道”,沿着它们,残疾学生可以去他要去的教学楼,可以找到能进轮椅的厕所,就像纽约公共场所的厕所,哥大教学楼里的厕所都设有宽敞的、壁上装有扶手的残疾人专用间。在毕业典礼那天,你可以看见坐轮椅的戴方帽、穿长袍学子最先来到会场,当他(她)的同窗学友列队经过他(她)时,一个个都会俯下身来轻抚他(她)的肩膀、亲吻他(她)的脸。我曾见一个轮椅上的女学生,在接受同学们的毕业祝贺后,脸上流淌着泪水。她使我想起了海伦·凯勒(Helen Keller),心想她将来也许就是另一个海伦·凯勒。

残疾者的教育问题

亚拉巴马州人海伦·凯勒,生下19个月后就因罹患猩红热失去了视力和听力。7岁开始由教育家、半盲人安妮·苏利万抚育,学会用布莱叶点字法读书、写作,也克服很大困难学会了说话。1904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马萨诸塞州剑桥拉德克利夫学院。后来,她成了著名的演讲家和作家,曾撰文写稿,四处讲演,向洛克菲勒、福特等基金会募捐,为盲人、聋哑人争取接受特殊教育的权利。一生著有《我的生活故事》、《我生活的世界》和《走出黑暗》等14本书,《我的生活故事》被译成50多种语言。百老汇戏剧《奇迹创造者》(1960)讲述她和苏利万的动人故事,后来拍成电影。

凯勒的事迹改变了世人对残疾者能力的看法,她的勇气、坚毅和智慧使她成为人的精神战胜厄运和逆境的象征,对所有残疾者是一种鼓舞、一个榜样,也促使美国社会更加关切残疾人,努力用法律来保障他们享受教育和福利的权利,用各种具体措施来帮助他们生活得好,让他们的才能得到充分发挥,像健康人一样对社会作出贡献。

早在19世纪20年代前后,美国就开始了残疾人教育,自康涅狄格州创办第一所聋人学校、用法国手语法教学后,许多州也相继开办聋人、盲人、腿残者学校。美国盲文出版社早在1855年就已成立。苏格兰裔科学家、电话发明者亚历山大·贝尔的母亲和妻子都是聋哑人,他的祖父和父亲曾训练他教聋哑人说话,他于1880年创办的沃尔塔实验协会后来成了专为失聪者和听力差者服务的机构。凯勒的父母正是听了他的建议,才把女儿送进波士顿盲人学校,该校专为她聘用苏利万,把她培养成才。

然而,在很长历史时期内,美国的残疾人教育并无规划,因而是随意而零星的,在很多地区甚至是不存在的。全国有许多残疾儿童没有上学的机会,能上学的往往被与“正常”学生隔开,和其他残疾学生编在一个班里,用的教室甚至是出入不方便的地下室。尽管国家早有义务教育法律,但大多数州都允许学校当局自行决定是否招收残疾学生。1958年,伊利诺伊州最高法院裁决称,《义务教育法》不适用于精神上不健全的孩子。在北卡罗来纳州,被公立学校拒收过的残疾孩子,如果家长再次为他们申请入学,直至1969年还被视为“犯罪”行为。

20世纪70年代,国会就残疾儿童教育问题进行了广泛调查,发现全国有三四百万“无形儿童”,也即得不到教育机会的残疾儿童。国会研究结果认为,与其把受不到教育、不能独立生活的孩子视为包袱,每年花费几十亿纳税人的钱来供养他们,不如让他们受到良好教育,把他们培养成为能独立工作、能为社会作出贡献的公民。国会的文件还指出,残疾儿童家长往往不重视其子女的受教育权利,因为他们错误地认为他们的孩子不能过上有意义的生活。

1975年,国会终于颁布具有重大意义的《所有残疾儿童教育法》,明确宣布“所有残疾儿童均有受教育权利”,州和地方的教育机构“负有为所有残疾儿童提供教育服务的责任”,从而开创了一个真正重视残疾儿童教育的新时代。

该法规定:所有接受联邦经费的公立学校都要向残疾儿童提供平等的免费教育,每天要供应免费午餐;要求公立学校对残疾儿童作出评析,与家长一起商定教学计划,使这些学生尽可能达到非残疾学生达到的教育程度;要求将残疾学生置于尽可能宽松的环境,让他们与非残疾学生同窗学习,有最多的机会与非残疾学生一起活动;为避免残疾学生被无辜勒令退学,要求保证在残疾学生家长与校方发生冲突时举行公正的听证。

该法后经多次修订,1990年修订后内容上更为宽泛,故易名为《残疾人教育法》。2004年修正案要求学校重视“过渡性服务”,也即帮助即将毕业的残疾中学生谋取合适的工作机会。2007年修正案要求从事特殊教育的教师成为“高度合格教师”——“Highly Qualified Teachers”,其3个英文词的首个字母均大写,可见对教师质量要求之严。

用法律保障所有残疾人享有民权

残疾人的工作问题也受到国家的关心。国会于1973年颁布《康复法》,规定扩大对残疾者的职业“康复”服务,禁止企业雇人时歧视残疾者,而应向他们提供平等的就业权利。所谓“康复”,意思就是使残疾人能像健康人一样从事职业、独立生活。

1990年,国会又颁布了另一项重要法律——《残疾美国人法》,就如不分种族、肤色、性别、籍贯、年龄和宗教信仰,保障所有人的民权一样,也要保障所有残疾人享有民权,要求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为残疾人清除在就业、交通、医保、娱乐、选举、公共设施、公共教育、公共服务和电信等方面遇到的障碍。

该法规定,凡雇用15名和15名以上雇员的雇主,应向合格的残疾人提供平等的就业机会,并让他们全面享有与其他雇员一样的福利;禁止在招聘、雇用、晋升、培训、报酬、社会活动等方面歧视残疾人;聘雇之前,限制向申请人询问有关残疾的问题。

该法还规定,公交车、铁路等公共交通不能歧视残疾人,要求所有新购置的公共交通工具都能为残疾人服务;公私企业均需设置有关为残疾人服务的课程和考核,这些企业包括饭店、零售店、旅馆、影院、诊所、动物园、托儿所、体育场、健身俱乐部等。

《残疾美国人法》中所说的“公共交通工具”并未具体提及出租汽车,但要求出租汽车也能为残疾人服务这一议题,如今也已提到地方政府的议事日程上来。如纽约市政府受到联邦地区法院的批评,称该市目前的出租汽车大队歧视残疾人,由于坐轮椅者不能使用地铁,所以他们外出的范围非常有限,需要更多地依赖出租汽车,但在全市13237辆出租汽车中只有232辆接纳坐轮椅者,残疾人要比非残疾人多花25倍的时间叫到一辆出租汽车,而在英国伦敦,19000辆的出租汽车大队多年前就已能100%接待坐轮椅者。

事实上,确有不少残疾人遭出租车司机歧视。如纽约有个盲人在网络上申诉道:“我是残疾人,法律认可的盲人。出租汽车常常拒绝把我送回家。我有过不少无法乘车回家的窘迫时刻。尤其在夜间,我眼前一片黑暗,去坐地铁或步行回家都很困难。那些计程车司机很可恶。他们不仅歧视有严重残疾的人,也歧视瞎子。”

纽约市政府接受批评,于2012年通过解决这一问题的决议。纽约先前的街头出租汽车业务由持大奖章形执照牌的黄色计程车垄断,另一种“出租商行车”只能通过电话接客,不能在街上招客。新的决议是“出租商行车”也能上街,这样不但使街上随时随处可叫的出租车大为增加,而且由于“出租商行车”都比较大,可接待坐轮椅者,所以“纽约出租汽车歧视残疾人”的恶名将逐渐消除,坐轮椅者在烈日下或寒风中久等出租车而不予上车的情况可望不再多遇。

联邦地区法院可以批评地方政府不重视残疾者受歧视问题,一般残疾人或残疾组织也可自行告状,通过法院来要求解决歧视问题。如不久前全国聋人6协会向马萨诸塞州联邦地区法院投诉,指控内特福利克斯网上传媒公司销售的电影和电视剧碟片上都没有字幕,这是对失聪者和听力差者的歧视。

全国聋人协会的诉状说,大约有3600万美国人是失聪者或听力极差者,其中很多人已通过书信、电邮、博客向内特福利克斯公司要求提供附有台词字幕的电影和电视剧,但该公司置若罔闻,至今只有极少一小部分影碟有字幕。根据《残疾美国人法》,所有娱乐场所和方式都需为残疾人提供“充分而平等的享乐”,内特福利克斯公司违犯此法,故应受法律惩治。

如何让残疾人也能像健康人一样运用电子技术,这是当今高科技迅速发展的电子时代必须考虑的问题。比如使用电脑,不同的残疾者就有不同的困难,有的不能操作鼠标,有的记不住各项功能,有的看不清屏幕图文,有的听不清视频声音。对青少年残疾学生来说,这些困难会使他们感到自卑和沮丧,教师们也就面临帮助他们解决困难的挑战。

佛罗里达州坦帕市有一个帮助残疾学生掌握电脑的好例子。该市有个名叫迈克尔·菲利普斯的初中生,脑子聪明,但因患脊髓肌肉萎缩症而不能控制手臂和腿部肌肉的收缩,以致不能用手翻动书页,不能用键盘打字。他的老师向有关电脑公司反映了这个问题,电脑公司教给他一个辅助性电脑技术,他很快就能自己操作电脑,击键写作文。他后来以4.12的高分进了普兰特高中,成了该校校报编辑和专栏作家,还定期为因特网一专栏写文章。因学习成绩优异,他又得到奖学金,高中毕业后可进佛罗里达州的任何公立大学。课余他也爱玩电子游戏和网上“冲浪”。

显然,如果没有电脑辅助技术(AT),迈克尔就不会取得这些成绩。他的事迹在坦帕传为美谈,促使更多人去关心今天面对电脑、面对各种新的电子装备的残疾人,也将有更多残疾人使用多种AT,能像健康人一样自由驰骋在浩瀚的文化空间和知识世界。

上一篇:斯诺登是间谍?

下一篇:没有了